今天是
【文明实践】辽宁丹东市航海运动学校:乘风破浪正当时
发布日期:2021/9/8 11:23:00
新闻来源:
浏览:( )

辽宁丹东,群山环抱中的一大片水域,丹东市航海运动学校训练基地坐落其间。13年间,这里走出了两位奥运会冠军:2008年北京奥运会女子赛艇四人双桨的唐宾和2021年东京奥运会女子赛艇四人双桨的崔晓桐。


“2008年,唐宾和队友在奥运会夺冠时,有人问我,在海校训练的小队员中,会不会隐藏着下一个唐宾?我说有可能。当时是崔晓桐刚接触赛艇训练第二年。13年后的东京,崔晓桐和3名队友夺冠,有人问我跟13年前类似的问题——目前在校的60多名小队员中,会不会隐藏着下一个崔晓桐?我的回答依然是,有可能。”相同的回答,并非是徐云波的盲目,而是靠实力说话。

从1958年建校至今,丹东海校共向各级运动队和高等院校输送了300多名高水平运动员,在国内外一系列重大比赛中取得127枚金牌,82枚银牌和79枚铜牌。其中,奥运会金牌2枚,2个第五名,1个第七名;世界锦标赛金牌1枚、铜牌3枚;世界杯金牌6枚、银牌3枚、铜牌2枚;亚运会金牌7枚、银牌1枚、铜牌1枚;亚洲锦标赛金牌4枚、银牌2枚;全运会金牌10枚。最为瞩目的是唐宾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摘得女子赛艇四人双桨金牌,实现了中国赛艇奥运会历史上零的突破。1992年汪静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与队友合作获得女子四人皮艇第五名;在1994年广岛亚运会上,姜玉国获得男子双人皮艇金牌;2002年釜山亚运会上,王兵获得男子500米和1000米划艇两枚金牌;2006年多哈亚运会上,林淼获得男子双人皮艇1000米冠军;2014年韩国仁川亚运会上,戴军获得男子双人双桨冠军;崔晓桐在2019年世界锦标赛上获得金牌,世界杯总冠军。在不久前的东京奥运会女子赛艇四人双桨比赛中,崔晓桐和队友吕扬、张灵、陈云霞夺得金牌,这是中国在赛艇项目上的第二枚金牌。



丹东海校目前在校的60多名13到17岁的小队员,有50多人已经拿过省年赛的冠军。无论是历史还是当下,丹东海校都是名副其实的冠军摇篮。

8月末的清晨5时,太阳刚刚爬上训练基地周围的山头,徐云波等教练和小队员们已经从宿舍来到了小操场,为5时10分开始的水上训练做热身。“从他们入校开始,教练就是全程监护人,24小时不离开,天天如此。教练每周回家住一晚上。就算是休息,也得轮班来。”徐云波说,因为竞技体育的特殊性,丹东海校并无寒暑假,每年4到10月份要到训练基地进行水上训练,11月到第二年的3月份回到市内学校的训练馆封闭训练,所谓的假期也只有春节那几天。小队员在校3年,教练们在衣食住行训等方面全程陪护。

5时10分,小队员们扛着各自的训练艇准备下水。事实上,无论当年的唐宾和崔晓桐,还是现在的60多名小队员,他们在海校接受的第一项训练并不是如何熟悉艇使用艇,而是游泳。徐云波介绍,水上项目,遇到风浪,可能会翻船落水,作为运动员,必须掌握过硬的自救与救人的本领。这个本领要强到什么程度呢?以男队员为例,水下潜泳一口气要游30到50米,憋气能憋一分半到两分钟。“这就是水上项目对运动员的要求,常人很难企及,所以从事水上运动的运动员心肺功能都很强大。”徐云波说。

一艘艇,近十米长,重15-20公斤,13到17岁的小队员要将其稳稳当当扛到岸边的小码头并非易事:数十人扛艇列队行进,前后不相撞,左右不摇摆,小队员扎实训练形成的超强平衡感由此可见一斑。

从小队员上艇入水到训练结束,教练员必须全程跟随,往返8公里,确保小队员百分之百的安全,随时纠正他们的技术偏差。在跟随过程中,徐云波通过喇叭喊出最多的指令便是“想动作想动作,不要做多余的动作”。

除了此次崔晓桐夺冠的赛艇四人双桨项目外,海校还有皮艇和划艇项目。“三种艇很好区分,赛艇是双桨,运动员背向终点坐着划;皮艇是单桨,运动员坐着两面划;划艇是单桨,运动员跪着单面划。”徐云波说。

海校招募队员,教练员往往要走遍丹东市所有中学甚至一些小学。2007年,徐云波在马家店镇戴家岗小学见到崔晓桐时,当即眼前一亮——13岁,身高1米76,臂展1米8,身体素质好,头脑灵活,是搞赛艇的好苗子。为了做通崔晓桐父母的工作,徐云波先后三次上门拜访,介绍海校情况。最后,他干脆把崔晓桐的父母请到海校实地考察。看到小队员吃的用的住的,崔晓桐的父母放心了;看到学校获得的国家高水平体育后备人才基地、辽宁省赛艇、皮划艇单项体育后备人才基地等荣誉,崔晓桐的父母才点头称是:女儿将来会成为国家人才,为什么不支持呢?

崔晓桐的奥运夺冠之旅由此开始,14年过去,她已经站在了奥运会最高领奖台,而未来的“崔晓桐”,或许就隐藏在丹东海校目前的60多名小队员中。

对此,徐云波有自豪更有期待。他告诉记者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丹东的水域、气候很适宜发展水上运动项目,这里的孩子在身高、臂长等身体条件上也较为优越,加之独特的队伍管理和教育模式,多年来参赛成绩一直保持优异。同时,丹东体育事业的发展,离不开辽宁省体育局的关怀支持,以及丹东市委、市政府的重视。随着青少年体育工作的战略位置不断提升,各级领导对竞技体育、对青少年后备人才培养十分重视,给予了基层教练员最大的关注和支持。“晓桐这块金牌也是我们丹东籍运动员的第五块奥运金牌,每一块金牌的背后,不但凝聚着运动员的汗水、泪水和艰辛的付出,还有他们身后历代体育人的共同努力和无私的奉献,这也印证了丹东竞技体育后备人才培养模式的成功。”徐云波说。

在丹东海校训练基地平静的水面上,在小队员们训练的口号声中,更多的奥运金牌,或许正在孕育、积淀着,在小队员的跃浪斩波中生成着。

(作者单位:丹东日报社)